大学

在生活中的各个领域,接触到各领域的人,一个很深的感受是没文化真可怕。他们大多举止粗俗,满嘴脏话,或许他们已经有足够能力,能把正在运转的一切经营得能经营下去,但其间的质,我们离文明还很远。

大学教育的初衷大抵不是让学生们毕业后都去专研文化文学,进入社会的大学生,分散在不同领域的各个角落,社会文明需要他们,需要这些更明事理更文明的他们去取代那些老一代该被取缔的社会不文明不和谐的症结,接受了高等教育的我们,或许扯皮打溜儿比不上那些随地吐痰满嘴脏话的大叔大爷,但我们肚里的墨水告诉我们要文明要礼貌经常说谢谢。

那是一种习惯,你不再是凡夫俗子,你的肩膀负荷了更多的使命和涵义,或许我们因太年轻的年纪太浅的人生阅历被嘲笑憋得满脸通红,窘迫,但我更有资格昂着头骄傲地走过去,我们所说的平等,不是一味的谦让和低下,当他们理解不了你的这种谦虚并以此嘲弄你,你的谦虚无力而苍白,做个聪明的人吧,藏起自己的情绪藏起自己的聪明,学着世俗学着藏拙,爱现的总是那些浅显的,你不该随波逐流,浑浑噩噩,你还有自己。